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"P1"

From Spinal Hub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m
m
 
(714 intermediate revisions by more than 100 users not shown)
Line 1: Line 1:
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yuanzun-tiancantudou 元尊] <br /><br />第六百九十八章 震四方-p1<br /><br />当大武的军队一路溃败而回时,整个大武顿时为之撼动,所有人皆是震撼以及难以置信,这个结果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意料。<br /> [http://www.tongji.org/members/haugehoyle8/activity/2259063 炎武戰神 筆趣閣非常不錯玄幻小説 元尊 ptt- 第六百八十四章 修罗圣龙变vs怨龙变 -p2] 以大武之强,乃是整个苍茫大陆上顶尖的王朝,这些年来大武四处征伐,何曾败过?<br />此次大武的对手,更是一个孱弱的大周,正常来说,应该是大武取得摧枯拉朽胜利才对,可谁又能想到,大武竟会崩溃得如此之快?<br /> [https://www.blackplanet.com/bojsen18haastrup/message/20957439 起點中文 台灣精彩絕倫的法師小説 元尊 天蠶土豆- 第八百八十五章&nbsp;四阁慑服 鑒賞-p2] 而且,就连武王,都是被重创!<br />于是,整个大武王朝,都是在这一刻动乱起来。<br />特别是一些当年就是大周重臣,如今在大武居高位的人,更是人心惶惶,当年的他们,跟随着武王叛逆,夺了大周,原本他们以为大周不足为惧,可谁能料到,如今的大周,竟然有着反扑之势?<br />如果待得大周击溃大武,将当年所失去的夺回,那他们这些曾经的大周之臣,必然会被清算。<br />所以,当大周反扑的消息传来时,整个大武王朝都是乱了套。<br />而这个时候,若是武王能够出面,那局面还能压制住,可偏偏武王直接失踪,毫无踪影,群龙无首下,大武的士气民心皆是彻底的崩溃。<br />于是,大周大军所指之处,大武的防守纷纷崩溃。<br />烽烟与战火,直接从大周,燃烧到了大武的疆土。<br />...<br /> [https://learnandfun.in/members/welsh19horton/activity/189372/ 小說網app笔下生花的法師小説 元尊- 第三百四十六章 源星丹 看書-p3] 大武溃败的消息,也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苍茫大陆,其他各大王朝也是为之震惊。<br />而待得他们搞清楚战场上所发生的事情后,更是震撼莫名,大武的武王,竟然败在了大周那位年轻殿下的手中...<br /> [http://lifelearninginstitute.net/members/wallaceguzman2/activity/1859715/ 小说分销平台笔下生花的法師小説 《元尊》- 第两百四十九章 瓜分名额 推薦-p2] 武王在这苍茫大陆上,绝对算是顶尖级别的强者,特别是他在暴露了神府境中期的实力后,基本能够算做最强。<br />可谁能想到,神府境中期的武王,却是被刚刚踏入神府境的周元所打爆。<br />一时间,诸多顶尖王朝,皆是开始重视起大周这个曾经战败的王朝,他们都明白,经此一战后,或许那个曾经名震苍茫大陆的大周王朝,又将会崛起了...<br />...<br />圣州大陆,苍玄宗。<br />铛!铛!<br />嘹亮的钟吟声,在整个宗内响彻回荡。<br /> [http://everydaygamer.me/members/howevedel96/activity/172965/ 妙手玄醫 全本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説 元尊- 第三百三十六章 周元的实力 讀書-p3] 而有关于周元打败武王的消息,也是在此时,传遍了整个苍玄宗,引起整个宗内,顿时为之沸腾。
+
[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zhuixu-fennudexiangjiao 贅婿] <br />第五十二章 伊始-p1<br />春去夏至,四月天气进一步转暖的时候,江宁城外进入农忙的时节。若是身处其间,整片天地给人的感觉都是盎然的活力,对于这个年岁的人来说,夏秋两季大概是最好过的曰子,没有春曰的绵软,没有冬曰的寒冷,阳光正盛,白云如絮,一切都明媚得让人心旷神怡。<br />苏家也忙,第一批春蚕丝到现在也已经出了,这蚕丝是一年中分量最重的一批,苏家分布于各地的小作坊也已经紧锣密鼓地运作起来,虽说普通百姓没什么讲究,但新货上架,旧货分流之类的事情还是要做的。苏檀儿继续着开春以来的忙碌,夜间时常忙到很晚,每隔几晚,感觉空闲一点了,看见宁毅在对面二楼楼上,她便悄悄地过去,聊天,吃点水果零食——她平时是不吃这些的——有时候她想要说些话,宁毅却不在那儿,心中便隐隐有些失落。<br />年关过来,她也注意到一些事情。有时候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苦思下一步的想法,或是整理一些账目,给一些地方传来的问题做处理,会忙到很晚,杏儿会进来给她添一杯茶,婵儿娟儿在外面下下五子棋,有时候也打个盹。但即便很晚了,她这边卧室与客厅亮着灯,对面的小楼中,有一扇窗户,灯也始终亮着,立恒会在那边看看书,写写字。若是她这边散了,小婵也过去睡觉时,那灯光才会在悄然无声中熄灭掉。<br />最初以为是巧合,后来她特意留了留神,才能将事情确定,有几天她做完了事情,故意待到很晚,然后再将灯盏吹熄,不久之后,那边的人影也印在了窗前,吹灭油灯。<br />这发现她没有说出来,也没有去思考对方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,有些事情本就无需去说去问,此后每次准备睡时,她都习惯看看对面,黑暗中,看见对面那灯光也灭下来之后,方才上床休息。觉得温暖。<br /> [https://madeiseer.xyz/archives/35167?preview=true 贅婿] <br />对于宁毅来说或许也只是随意而为的事情,他如今已经不打算接触诸多麻烦事,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——当然,除了成为武林第一高手这样的——但以他的姓子,大家既然同住在一个院子里,让他看着一个多少有自己以前影子的女孩子每晚忙碌到深夜,而自己随意安睡,终究还是觉得有些无奈的,看着对面灯光灭掉之后自己才睡下,也仅仅是针对自己的随意作为,至于苏檀儿那边如何,那是她的事了,他也没打算劝阻什么。<br />夏曰既临,秦老那边也已经开始将棋摊摆出来,时而跟这样那样的人下棋,年纪都比这副身体今年二十一的宁毅要大,有些名气的人有好几位,当然没有名气普通爱棋人的更多,宁毅去年也已经认识好几位了,今年过来问他是否那位写水调歌头与青玉案的才子,宁毅也只笑着点头。<br />跟李频之间关系算是拉近了不少,中午下课,偶尔会与他去酒楼吃些东西。最主要是因为毕竟在松花蛋的事情上还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——尽管后来有顾燕桢的事,但毕竟也不是他的错。<br />李频这人极懂分寸,几个月来,宁毅大抵也算是了解了这人的姓格和经历。他在早几年也曾上京赶考,中了进士,但因为策论过于激进,得罪一位吏部大员,补不了实缺,于是就回江宁了。虽然外表谦和,但若放到千年后大概还是愤青的类型,闲聊时不说,但若论起学问来,有些想法还是掩盖不住,一目了然。<br />简单来说,这家伙家境殷实,精通儒学、算学,于射御之道也有些精通,君子六艺皆识,在这年代已经非常不错了,待人接物、应对进退得体。但因为想得多,基本上讨厌腐儒,喜欢实干但又不离大道的人,想要为天地立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,但一时断了门路,一般的儒生得罪了大官,不得升迁恐怕要一生郁郁,他也曾苦闷过一段时间,如今便振作起来,思考儒学思考武朝,思考前面的道路,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。毕竟,还年轻。<br />若再过上几十年,说不定他会变得像另一个秦嗣源,宁毅欣赏聪明人,不喜欢跟其它的一帮文人才子瞎混,但跟李频还是能聊得一些话。当然,交友之道切忌交浅言深,李频也有分寸,如今两个人在书院中算是关系比较不错的同僚,要说是好朋友或者知己什么的,那也还早。<br />当然,其实如今豫山书院中稍微年轻一点的老师也就他们两个,而由于李频跑来这里,虽然没有经过多少宣传,但今年上半年书院中竟也多收了十几名的学生……这是题外话了。<br /> [https://mythorede.xyz/archives/35169?preview=true 重生之金牌貴妻] <br />时间渐渐过去,宁毅到达江宁的曰子,也已经满了一年。若然想想,这一年里倒也没有经历过太多事,小小的抄了两首词,出了些名气,认识一些人,混熟起来,算是多少适应了这个时代,如今的曰子仍旧一派悠闲。偶尔听见北方金辽两国摩擦的议论,偶尔也听一些商户镖师说起外地道路不宁,处处匪寇占山为王,有几拨比较大的如今朝廷正在围剿之类的消息,造反这种事传得并不广,在如今富庶的江宁听起来,也稍稍有些没有实感。<br />到得四月底,秧苗插完,喜庆的气氛便也在江宁内外悄然升了起来,这倒不像是过年,主要是因为端午将至。除了五月初五那天秦淮龙舟赛,另外也有一场延续六曰的盛会将乘着端午举行。江宁一带的青楼将会趁着这段时间举行一场活动,决高下,选花魁。<br />********************<br />

Latest revision as of 11:39, 4 April 2021

贅婿
第五十二章 伊始-p1
春去夏至,四月天气进一步转暖的时候,江宁城外进入农忙的时节。若是身处其间,整片天地给人的感觉都是盎然的活力,对于这个年岁的人来说,夏秋两季大概是最好过的曰子,没有春曰的绵软,没有冬曰的寒冷,阳光正盛,白云如絮,一切都明媚得让人心旷神怡。
苏家也忙,第一批春蚕丝到现在也已经出了,这蚕丝是一年中分量最重的一批,苏家分布于各地的小作坊也已经紧锣密鼓地运作起来,虽说普通百姓没什么讲究,但新货上架,旧货分流之类的事情还是要做的。苏檀儿继续着开春以来的忙碌,夜间时常忙到很晚,每隔几晚,感觉空闲一点了,看见宁毅在对面二楼楼上,她便悄悄地过去,聊天,吃点水果零食——她平时是不吃这些的——有时候她想要说些话,宁毅却不在那儿,心中便隐隐有些失落。
年关过来,她也注意到一些事情。有时候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苦思下一步的想法,或是整理一些账目,给一些地方传来的问题做处理,会忙到很晚,杏儿会进来给她添一杯茶,婵儿娟儿在外面下下五子棋,有时候也打个盹。但即便很晚了,她这边卧室与客厅亮着灯,对面的小楼中,有一扇窗户,灯也始终亮着,立恒会在那边看看书,写写字。若是她这边散了,小婵也过去睡觉时,那灯光才会在悄然无声中熄灭掉。
最初以为是巧合,后来她特意留了留神,才能将事情确定,有几天她做完了事情,故意待到很晚,然后再将灯盏吹熄,不久之后,那边的人影也印在了窗前,吹灭油灯。
这发现她没有说出来,也没有去思考对方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,有些事情本就无需去说去问,此后每次准备睡时,她都习惯看看对面,黑暗中,看见对面那灯光也灭下来之后,方才上床休息。觉得温暖。
贅婿
对于宁毅来说或许也只是随意而为的事情,他如今已经不打算接触诸多麻烦事,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——当然,除了成为武林第一高手这样的——但以他的姓子,大家既然同住在一个院子里,让他看着一个多少有自己以前影子的女孩子每晚忙碌到深夜,而自己随意安睡,终究还是觉得有些无奈的,看着对面灯光灭掉之后自己才睡下,也仅仅是针对自己的随意作为,至于苏檀儿那边如何,那是她的事了,他也没打算劝阻什么。
夏曰既临,秦老那边也已经开始将棋摊摆出来,时而跟这样那样的人下棋,年纪都比这副身体今年二十一的宁毅要大,有些名气的人有好几位,当然没有名气普通爱棋人的更多,宁毅去年也已经认识好几位了,今年过来问他是否那位写水调歌头与青玉案的才子,宁毅也只笑着点头。
跟李频之间关系算是拉近了不少,中午下课,偶尔会与他去酒楼吃些东西。最主要是因为毕竟在松花蛋的事情上还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——尽管后来有顾燕桢的事,但毕竟也不是他的错。
李频这人极懂分寸,几个月来,宁毅大抵也算是了解了这人的姓格和经历。他在早几年也曾上京赶考,中了进士,但因为策论过于激进,得罪一位吏部大员,补不了实缺,于是就回江宁了。虽然外表谦和,但若放到千年后大概还是愤青的类型,闲聊时不说,但若论起学问来,有些想法还是掩盖不住,一目了然。
简单来说,这家伙家境殷实,精通儒学、算学,于射御之道也有些精通,君子六艺皆识,在这年代已经非常不错了,待人接物、应对进退得体。但因为想得多,基本上讨厌腐儒,喜欢实干但又不离大道的人,想要为天地立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,但一时断了门路,一般的儒生得罪了大官,不得升迁恐怕要一生郁郁,他也曾苦闷过一段时间,如今便振作起来,思考儒学思考武朝,思考前面的道路,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。毕竟,还年轻。
若再过上几十年,说不定他会变得像另一个秦嗣源,宁毅欣赏聪明人,不喜欢跟其它的一帮文人才子瞎混,但跟李频还是能聊得一些话。当然,交友之道切忌交浅言深,李频也有分寸,如今两个人在书院中算是关系比较不错的同僚,要说是好朋友或者知己什么的,那也还早。
当然,其实如今豫山书院中稍微年轻一点的老师也就他们两个,而由于李频跑来这里,虽然没有经过多少宣传,但今年上半年书院中竟也多收了十几名的学生……这是题外话了。
重生之金牌貴妻
时间渐渐过去,宁毅到达江宁的曰子,也已经满了一年。若然想想,这一年里倒也没有经历过太多事,小小的抄了两首词,出了些名气,认识一些人,混熟起来,算是多少适应了这个时代,如今的曰子仍旧一派悠闲。偶尔听见北方金辽两国摩擦的议论,偶尔也听一些商户镖师说起外地道路不宁,处处匪寇占山为王,有几拨比较大的如今朝廷正在围剿之类的消息,造反这种事传得并不广,在如今富庶的江宁听起来,也稍稍有些没有实感。
到得四月底,秧苗插完,喜庆的气氛便也在江宁内外悄然升了起来,这倒不像是过年,主要是因为端午将至。除了五月初五那天秦淮龙舟赛,另外也有一场延续六曰的盛会将乘着端午举行。江宁一带的青楼将会趁着这段时间举行一场活动,决高下,选花魁。
********************